纽约论坛-美国第一中文门户网站|纽约华人网站论坛

论坛广告

搜索
长期稳定供应,直邮美国,有意了解请联系本人,电话:13250716314  微信:2246474221 3三个月150$,六个月200$,一年350$ 精办美国签证,解决到境后的需求(工作) 海外华人首选试管代?#26657;?#20379;卵,专注成功率,经验丰富,成功为无数家庭带来希望 帮您圆梦生子。欢迎咨询 .
全家福国?#25163;?#23381;机构_中国最权威的代孕方案解决专家 ee 海外最?#22270;?#28216;戏点卡。秒充支付宝、微信、Q币、苹果APP 美国续航教育 运费节省40% 足不出户 在线填单 上门取件 全美境内上门取件 5-7天到中国
全球60,000多个地点为您?#21592;?#32463;济型,豪华型,?#22270;?#24237;型的车款上可节省的租金,并为您?#19994;?#26368;优价格保证 订单满50$免?#26102;?#31246;到中国! 轻松寄行李, 就选老有寄 | LuggEasy留学生最信赖的回国行李快递服务 Groupon是一个美国本土团购网站 世界知名互联网域名注册商GoDaddy
于时国际快递,中国至美国运费低至55¥/KG 3-5天签收
查看: 5963|回复: 1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一个留美女留学生的七年,非常长,但是写的很真实.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0-11-26 19:08:34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2003年8月12日,到今天正?#32654;?#32654;7周年。对我来说,5年感觉挺短,10年就觉得很长,

数字7么,不长?#27426;?#30340;,写点东西好像正好。


7年如果看做一个可以移动的框,放在人生的初始,是从襁褓到走进小学,再往后挪挪

,是?#26377;?#22993;娘变成大姑娘,再后面就是从离家一天都想家的宅女到只身去?#26412;?#19978;学。而

现在的这个框是在异国他乡度过的22岁到29岁这段人生最美丽的时光。


在美国这7年,是一场游历,一场冒险,一场人生观的洗礼。从平凡到努力?#38750;?#20809;环,

?#20132;?#24402;平凡。从cultural shock,到适应这里的生活,到reverse cultural shock,到

能够在中国美国之间自如地穿行。


有那么多事情看着一头雾水,居然慢慢也能学会,然后做好。有那么坎好像真的过不去

了,却也终于安安稳稳全都跨过。也许没有了身边父母的指引,朋友的影响,反而更容

易长大,更懂得珍惜。



这何尝不是一?#33267;?#24735;


让我把?#32422;?#30475;清楚


谨以此献给过去的7年


谨以此憧憬那未知的将来



2003-2004 第一年





出国那年赶上美国这边砍research funding,中国SARS爆发,总之offer很少,签证更

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得难,每天只过有限的几个。当时学校实行封闭制,出个校门要上

报到学校党委,好不容?#30528;?#20934;了出去签个证。怕坐地铁,坐公车传染,居然和朋友两人

?#28216;?#36947;口一路骑车去的大使馆。那天我所见到的那群签证的人里面,一共过了两个,我

和我的朋友。回来的路?#24076;?#25105;们一路都在day dreaming美国的生活,就好像那个原本陌

生的国家忽然变得那么近了,看得见摸得着了一样。


事实证明,那天的想象和现实差的很远,美国和中国仍然隔着12个小时的时差。


登陆美利坚的那天,我们12个人,结伴从上海飞往北卡。我小心翼翼得看管着?#32422;?#30340;两

个158,外加手里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登机箱,因为那时候,这些就是?#20197;?#32654;国赖以生

存的全部家档。没有高楼,没有华丽的装修,有的是蓝天?#33258;疲?#32418;花绿草,和之间那些

漂亮的小房子,和想象里的美国挺不一样的。在最初的几周里,忙碌得穿梭在学校的各

个地方,参加各种orientation,吃各种免费饭,?#32422;?#20960;乎没有开过火。于是给爸妈男

朋友打电话,告诉他们这里的生活真好啊。唯一遗憾的是英语测试口语和笔试都没过关

,被学校要求上英语补习课,要强的我郁?#39057;每?#20102;两场。


当最初的新鲜?#26032;?#24930;淡去,学校开始上课,免费饭活动基本结束之后,生活开始走向美

好的反面,无聊和单调渐渐笼罩了我。在北卡没车寸步难?#26657;?#25105;没车,有也不会开,所

以出了学校去哪儿?#23478;?#27714;人带。带人买菜逛街吃饭的通常是一帮子师兄们,他们问我有

没有?#20449;?#21451;,我说有,关系很好,他们就不?#21019;?#25105;了。?#36141;?#25105;室友比我聪明,告诉人家

?#20449;?#21451;出国前分了,所以师兄们就?#20540;呃值呃创?#22905;,我就?#30475;我?#36461;个座。


我们?#36947;錚?#24037;程专业)有一半以上是中国人,剩下的也是印度的,南美的,和广大第三

世界国家的,英语全都说不利索,所以大家默认只和?#32422;?#22269;家的人hang out,用母语说

话。我老板是中国人,组里除了一个土耳其小伙,清一色中国人,老板知道大家英语不

好,所以要求大?#20197;?#23398;校不可以说中文,要用英文交流。中国人和中国人说英语是一件

很变扭的事情,所以我们决定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说话,大家自顾?#26376;?#22836;做research。上

课老师讲的话我能听懂1/3,能猜到1 /3,剩下1/3听?#27426;?#22909;在班里有美国同学,老师

一提问或者让大家提问题,他们就冲上去了堵炮眼了,不用担心会?#23454;?#25105;们头上。我们

老板上课我?#23492;?#21548;懂,因为他不太说,在黑板上一黑板一黑板得写公式,美国同学全部

lost,我们中国学生能follow。Office hour我是不去的,有问题我也问不清楚,有那

个空?#39318;约鶴聊?#20250;儿就明白了。


我不会做饭,我以为?#19968;幔?#22240;为我看过我爸做饭,觉得不?#36873;?#25105;室友比我放弃的早,她

每天早上剁一堆的生菜,一天就吃沙拉。吃沙拉我受不了,吃冷三明治我都反?#31119;?#25105;是

中国?#31119;?#22312;吃了一阵方便面煮蔬菜之后,我决定?#32422;?#23581;试做菜。煮坏了两个汤锅(烧干

了)一个炒锅之后,我发现做菜的真理在于xx炒xx,你把一样荤菜,一样蔬菜放在一起

炒,放一点盐,一点糖,一点味精,出来就是一道菜。好像我们同去的一帮人都有差不

多的感悟,因为在一段时间之后,我们开始互相邀请吃饭,或者是一起聚餐,大家的菜

都大同小异,不过是不同的xx炒不同的xx,大家都为?#32422;憾?#19981;死了而感到很骄傲。我不

喜欢买东西,因为买什么?#23478;?#20056;以8,乘以8之后什么都觉得贵,觉得贵又没钱就有一种

心疼的感觉,跟着师姐去过一次mall,和中国?#36335;?#19968;样好看的都比中国贵,和中国?#36335;?br />
一样价钱的,都比中国差,只有化妆?#25151;?#30528;还?#26657;?#20110;是买了一支眼霜回来了,送了我一

袋子的礼物,受宠若惊。


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学期,老板很喜欢我,因为我听话,学东西又快,而?#39029;?#20102;吃饭睡

觉,我没什么别的事情干,所以有无数时间给他干research。第一学期三门专业课,全

部都是A,只有英语课得个B,总结一下,考试写公式和数字的哪怕上课听?#27426;?#20063;是A,

如果是用英语的,就没戏了。


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,生活也许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,在science的奇妙世界里曲

高和?#36873;?#22905;是我们的engineering school 的dean,Stanford 博士,我佩服她不是因为

她research做得好,事实上她好像都不怎么做research了,而是她的优雅,她的言谈,

她的魄力。她让我明白到,在美国,每个人都有机会,但你必须有勇气,敢想敢做,敢

表现?#32422;骸erception is reality,如果不能有漂亮的表达,就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

,因为别人看不到你,也就看不到你身后的成就。我?#39318;约海?#20320;为什么要来美国?如果

你来美国就是为了生活在中国人的圈子里,用中国的方式生活,用中国式的思维处事,

用中文和人说话,吃?#32422;?#20570;的蹩脚中国菜,蜗居在电脑前推公式写程序读paper,那么

你没有必要来美国,这些事情在中国你完全可以做的更好。If the point of coming

to a foreign country is to have the "experience," then you have to open up

to it.


所以我决定走出?#19968;?#26612;盒一样的生活空间。You can't fill a cup that is already

full。所以第一步是要让?#32422;?#25913;变习惯。我鼓励?#32422;?#29992;英语去思考,开始很难,因为一

不留神想东西就用中文了,但是用中文思考然后翻译成英语说出来,比直接用英语思考

会慢很多,表达会比较生硬。我给?#32422;?#21019;造各?#25351;?#26679;听和说英语的机会,我去参加学校

的,各个系的,本科生的研究生的event,和不同的人聊天,学到什么就在?#32422;?#24515;里默

念几遍,然后找一切机会现学现卖,social?#26434;?#25105;们来说不单单是学语言,也是学生活

,学交际,扩大朋友圈子,很简单的道理:局限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是无法真正体验美国

生活的。晚上?#24433;?#20844;?#19968;?#23478;的路上没有人和我说话,我就?#32422;?#21644;?#32422;?#35828;,?#19968;?#32473;各种

customer service 打电话(现在知道很多其实是印度人在接哈,不过那时候就是印度

人英语也比我好),和他们argue,和他们询?#25910;?#20010;那个的服务,他们的工作就是陪顾

?#22303;?#22825;,所以你说,他们就?#38376;?#30528;,就这么简单。我也去mall和sales聊天,谈话通常

?#28216;?#25351;着一样东西问what is it开始,然后人家说了以后,我paraphrase,用?#32422;豪?#35299;

重新说一遍,到人家说exactly为止。渐渐的,我体会到用非母语把一件事情?#30331;?#26970;,

把一个观点表述清楚,甚至把一个人说服了,是技巧,更是?#24080;酢?#36825;些技巧我用在和老

板开会说research?#24076;?#32769;板夸我presentation skill很有进步,以前?#30475;?#32769;板问个什么

,?#32422;?#24515;里明明知道,但就着急怎么说都说不清,慢慢地,被?#36866;?#20040;都不慌了,想几秒

钟,?#20204;?#26174;的方式先把事情?#30331;?#26970;,对方明白个大概,再加detail,就容易理解了,就

好象小波分析一样。


第二学期除了修三门专业课,?#19968;古?#21435;修了本科生的accounting,MBA的一个

consulting课,还有心理系的课,反正我喜欢什么去学什么,我当?#20197;?#32654;国上第二个本

科了,呵呵。学校经常请各?#25351;?#26679;的人来做seminar,speech,除了学术的,还有很多

人文的,一般是吃饭的点,我经常去,连饭也解决了。我参?#21451;?#31350;生学生会,我们系外

国学生多,都没啥民主意识,?#39029;?#20986;来volunteer,理所?#27604;?#23601;成了我们系代表了,每

周在会上要发?#36816;?#35828;?#32422;合道?#21516;学的活动心声,回来要和?#36947;?#21516;学说说学校有什么机会

啥的。因为做了?#36947;?#30340;代表,名字就会被抄送来抄送去,?#36947;?#30340;老师?#25237;?#30693;道我了,觉

得我是小学生头,有什么大事都还告诉我一声啥的,我们dean都定期和我有

appointment,聊点这个那个的事情,?#28216;?#36825;儿听听学生的声音,我有了更多接触她的

机会,她告诉我了很多她的?#36866;攏?#19968;步步成功的经历。她说,you can do better than

me, if you keep up the good work. 这话我至今记得,也许在于她(美国人很善于

赞扬人哈)只是随口一说,?#26434;?#25105;却是莫大的鼓励。


当了代表没几个月,就赶上全国开研究生大会,在DC,作为我们研究生会里少数

minority面孔,我就被选?#20889;?#34920;学校去开会,以显示我们的 diversity。于是?#31227;?#39072;屁

颠地坐着同去的美国同学的车,来到了DC这个七年后我生活工作的城?#26657;?#22312;capital

hill上做lobby,挨家的去找senator要求取消研究生stipend的征税,呵呵,在中国,

要见个领导有多难,在美国,我第一天上学?#22270;?#21040;了校长,去趟国会山,?#22270;?#21040;好多

senator,无论政治家们内心有多阴险,他们看上去都好nice,有个senator还?#26790;以?#20182;

办公?#26131;?#30528;拍了个照,我给爸妈发回去,差点没轰动了我们半个城市。我和DC一见钟情

,喜欢它干净的街道,尤其喜欢national mall一片,爱死了那些博物馆们,那时候脑

子里有一闪而过的念头,我以后要到DC来就好了。


天知道呢,也许就是这样一?#32842;?#30340;东西往往在我们潜意识里牵引我们,等我们有一天走

到了,忽然发现,原来你心早有所属。

√√√√√√√ 分类黄页免费登记了,越早越靠前哦!赶紧进来登?#21069;桑?http://www.50388964.com/portal.php?mod=list&catid=20

推荐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12:57 | 只看该作者
2009-2010 第七年




有了house,不管你需不需要工作,不管你有没有嫁人,你都是house wife,里里外外

比住租来的房子多操好多心。我家装修比较?#24076;?#23601;需要一点一点update,现在已经把厨

房整个翻了重新做了,接下来要做 bathroom,地毯也都换成了hardwood floor,另外

,因为我们是从1 BR apartment搬进这个大house,家具连一个房间都塞不满,所以又

折腾去北卡买家具,一个一个房间的furnish起来。这每一件事情,都付出了无数的心

血,都是我一个project,?#37038;?#20040;都?#27426;?#21040;成为expert,把事情做好,经历了太多过

程中的痛苦和成功后的喜悦。我做什么事都不喜欢拖着,做什么都不喜欢半途而?#24076;?#20570;

什么?#23478;?#20570;到最好,我是完美主义者,我做一个project就尽力做好,然后take a

moment to celebrate,然后就move on到下一个。厨房装修的帖子在华人家居版?#24076;?#26377;

兴趣的mm可以翻一翻。




做事情从?#27426;?#21040;懂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,如果总是重复在做?#32422;?#25026;得事情,只能?#24471;?#22312;

原地踏步,呵呵。做一件事情,我总是事前向很多人请教,听大家的经验和建议,但是

我从来不跟从别人的想法和做法,我把它们作为砖头来建我?#32422;?#30340;城堡,我的做法必然

是融入了我?#32422;合?#27861;,有我?#32422;?#29305;点的,我只做我喜欢的东西,但是别人的经验真的可

以让?#32422;?#23569;走很多的弯路。我发现我做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以比我大五六岁甚至十岁的

人为目标,20岁的人不能去和50岁的人比成功,环境机遇人生的积累都大不相同,但是

可以试着去超越时间,beat your age,读PHD那会儿大家毕业的平均年龄是30岁吧,所

以我赚了4年的光阴,同进firm的人,一般会在2年后开始读法学?#28023;?#25105;用了一年,所以

又赚了一年,我28岁买房子settle down,开始资本的积累,比我身边的朋友好像也早

一些。




几年的law firm 工作,加上law school,加上要take care of房子,我慢慢意识到了

人生最重要的是时间,是quality time,钱不过是获得quality time的一个途径,不是

唯一途径。quality time有很多成分,生活的质量是一部分,事业上的成功感是一部分

,家庭是一部分,万事都是在寻找一个平衡。我做事的方式,价值观?#23478;?#27492;而在改变,

我们不能改变一天只有24小时的事实,但怎么样来过好,过得有效率,过得开?#27169;?#20840;部

都在于?#32422;骸?br />



2009 年8月12日,是我从上海rotation回来那天,也是来美6年纪念日,?#20449;?#21451;把一枚

大大的T钻戒递到了我面前。这个男人等那么久,原来是要等?#32422;?#25874;够三个月的工资去

给我买戒?#31119;?#30495;够傻的。这下我又有了一个新的project,就是准?#23500;?#31036;,儿女的婚礼

也是父母的梦想,所以我们决定借回去 rotation的机会在中国办两场婚礼,然后美国

再办一场,给家人也给?#32422;?#26368;好的回忆。现在中国的两个婚礼已经办好了,9月5号是我

的美国婚礼,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。




写到这里,把我这7年都差不多唐完了。之所以要写出来,完全因为这是给我?#32422;?#30340;一

个纪念。看看7年前的我和7年后的我,我不知道再过7年?#19968;?#22312;做什么,又会有什么样

的感想。The beauty of life is in its uncertainties。我对未来非常非常的期待。
3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08:54 | 只看该作者
2004-2005 第二年





第一年的暑假?#19968;?#22269;了,老板很不情?#31119;?#24076;望我留下做research,但我坚持,他也没办

法。我老板的学生都很听话(?#36947;?#30340;中国学生其实都很听话),所以让他最头大的估计

就是我了,我的labmates一般老板说什么就算心里不高兴也不敢吱声,回到lab里?#30452;?br />
怨,我有什么不同意的,我?#25237;?#26159;丁卯是卯和老板说,谁说得过谁就按谁说的做,被说

服了就去做,心里没结很舒服。


再回到学校的时候,有很多事情变了:我?#20449;?#21451;也来了(巧得很,他也是8月12号来美

国的,所以今天也是他的6周年纪念),我的世界一下子就多了很多两个人可以做的事

情,吃饭,逛街,看电影都有乐趣了。我买车了,在挑选了三个月之后,花3000大刀买

了一辆7年新的Nissan Altima,花了我当时积蓄的大头,我开车很有天?#24120;?#20197;前没有摸

过方向盘,?#20301;?#24736;悠在学校停车场学了两次之后,居然就上路了,两个礼拜就拿到了驾

照,有了车世界就大了很多,其实世界就那么大不是吗,只是你能看见多大就觉得它有

多大,或者说想看见多大才能看见多大。我当上了中国学生会的主席,颠颠地组织大家

去?#26377;?#29983;,去学校要钱然后办活动,因此和学校的很多部门都搞得很熟很熟,其实私立

学校都是很有钱的,这些钱来?#26434;?#23398;生,所以里面有一块是专门留给学生花的,你找一

个好的理由去要,它就会给你,给你很多,然后你就可以去做点事情,这个取之于民用

之于民的道理在美国其实是民主的一部分,政府花钱也是一样,你想少交一分钱税是很

难的,比你想个办法去申请笔funding要?#36873;?#36825;些经历让我懂得了,在美国,有很多很

多这样那样的机会,但它们不会?#19994;?#20320;头?#24076;?#32780;是得你去争取,你得告诉别人你想要,

如果有好几个人要,你就要告诉别人为什么应该给你而不是别人,为什么你的想法更值

得被fund,任何事情,如果有 competition,就要敢挺身而出,?#27425;雷约?#30340;想法,hold

your position,否则就算事实上事情做得比人家好几倍,还是会输。有一次我看到一

个在夏威夷开的东西方交流的会议,觉得?#32422;?#21487;以去?#27493;?#22312;学生会做的如何推动中美文

化交流的事情,从投稿被录取,然后去学校pitch travel funds支持我去开会,最后成

?#26657;以?#27425;体会到了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关键是想不想做,怎么去做的问题。

我没申请过research grant,但想必万事都是相通的,道理应该也差不多。


第二年在research上遇到了一些瓶颈。我不太喜欢我老板给我的题目。我的老板是属于

很nice一类的,很典型的中国学者,聪明(博士读了两年半就毕业了),努力(拿到

tenure以前是7 点来lab,11点走),但是不是一个好的business man,不善于sell

ideas,不善于言谈,所以纵然学术很强,也受人欺负。所以他对学生的要求也一样,

希望大家勤能补拙,表达的?#27605;?#29992;加倍的学术水平来弥补。这点?#24076;?#25105;心里并不赞同。

我本来research就很一般,比中国同学差,比美国同学好点,如果再来个做8分,只能

讲出4分,就彻底没竞争力了。我知道我跟着我这 nice的老板估计肯定是朽木一块了,

所以我决定自?#21462;?#25105;们那学校的EE一般,但是BME很强,我对医学的东西也比?#32454;行?#36259;

,我和老板说我想做医学应用,老板回答,我没钱。我见过有人读到一半转系的,有人

转老板的,有人被老板派去和别的系一起做项目的,但我没见过学生?#32422;?#21435;找合作项目

搞钱的,不过我想试试也无妨,美国没什么不可能的。所以我就去BME系找老师。我去

学他们的原理,然后sell我的算法,告诉他们我的东西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,还真

的?#26790;以?#19968;个全国有名的组里?#19994;?#20102;一个很好的应用,对方同意教我数据采集,用他们

几百万的机器做实验,然后用我的算法处理数据,于是两个老板就用我的idea写了个

proposal,很快拿到funding,我就开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。然后我又想反正我也在BME

做research了,不如拿个BME的MS,?#20889;?#24819;法跑到grad school一问,回答?#36947;?#35770;上可以

,但是如果想不交学费,必须EE的老板同意,EE 的系主任同意,BME 的老板同意,

BME的

系主任同意,再?#21451;?#31350;生院院长同意,被告知?#35759;?#27604;较大,至今还没有先例。我发现我

的中国式思维真的开始变了,以前?#19968;?#24819;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情多半也做不成,做不成不

如不要去做。而那时候我却想,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先例,那么我就可以放手一搏,做不

成无所谓,大不了就还是没有先例,做成了我就是第一个了。无数的persuading,无数

次地defend?#32422;?#30340;想法,当我最终拿到五个人的签字的时候,觉得太有成就感了。


和我的EE 老板不一样,我的BME老板是一个很好的sales man,美国人,很聪明,他数

学物理计算机医学都懂一点,都不精通,组里有很多postdoc甚至phd?#20154;?#24378;,但之所以

他是大老板完全在于他的管理能力和表达能力,你和他说个东西,他很快能明白,然后

用华丽而浅显的方式再表述出来的时候,你会惊叹,原来我的idea是那么brilliant。

所以我决心向我的EE老板学治学,向我的BME老板学academic sales,取长补短。


我身边学理工科的学生大多很专一,每天想的就是research,大?#31227;?#26102;见个面,三句又

说到research?#24076;?#22909;像别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我比较喜欢折腾,坐不太住,一个礼拜

做一件事情会疯掉的那种(其实这也注定我不是做research的?#24076;?#25152;以我就满世界的

找事做,除了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之外,我就跑各处去上课,?#20197;赽usiness school,

medical school,law school都上过课,反正PHD学生多选课是不要钱的。b-school和

law school的课和engineering的课很不一样,很多reading,很多课堂讨论,每个人都

suppose要发言,要take participation,相比之下?#21592;?#36798;的要求比engineering

school更高。开始是不适应的,憋半天把答案在心里说了好几遍才敢举手,慢慢也就习

惯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其?#30340;?#20123;classmates说的仔细想想也实在是很平常的东西,人

家?#32422;?#35273;得很brilliant,说出来就中气十足的,我也有我?#32422;簎nique的想法,说出来

就完了。business school那个老师特别喜欢我,秋季学期上完课的之后,问?#20197;?#19981;愿

意做春季课的TA,于是我?#20540;?#39072;得给MBA做了一学期TA。工程系的PHD跑去 B-school做TA

,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又是史无前例。

4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09:25 | 只看该作者
2005-2006 第三年




在这里不得不说说我的?#20449;?#21451;,爱折腾如我,他总是一如既往的支持,做得好就表扬我

,做得不好就提醒我,失败了鼓励我,被人批评了他顶我。他本来是要本科学校读博的

,我走了之后几个月,他思前想后还是quit了,然后申请出来和?#20197;?#19968;起。现在想想,

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,如果我们做很多了?#40644;?#30340;事情,没有对方在身边分

享,那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
第三年搬家住进了house,在一个single family house的neighborhood里,有一个小院

子。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做什么事情?#23478;?#21162;力找最佳契合点,买东西要买好的,但又

不能贵,我们住的 house拿到了一个特别好的deal,2000多sf,只收$450一个月,包水

电utility,比住apartment环境好很多,却反而便宜,房东的条件只是要我们定期割下

院子的草,等于house sitting,对我们来说,割个草有什么难的,当是去趟gym了。都

说中国人经常讨价还价,其实在美国才真的是什么都可以negotiate,买家具,买床垫

,找任何的服务,租房子,在mall里买个skincare送礼物,全部都是可以negotiate的

,只要你有砝码就可以谈。而 negotiate的关键不是在于你知道你要什么,而是在于你

知道对方可以?#37038;?#20160;么。任何时候,if you think in his shoes, you will find the

best deal for yourself. 尽管你始终是在关心?#32422;?#30340;gain和loss,但话到嘴边,讲

得一定是对方的gain和loss。这个事情当我多年后上negotiation课的时候,惊叹当年

我实践得出的经验与真知如此接近。?#20449;?#21451;不是一个好的negotiator,但是找deal巨牛

,所以我们算是很好的搭档。虽然stipend不高,虽然我们东西买的都不差,saving却

涨得挺快的。


经过两年孜孜不倦得英语训练,开始有人见面夸我your English is really good了。

?#31227;?#24320;心了一阵,后来我想了想?#27426;裕?#20854;实这只能?#24471;?#25105;的英语对方能听懂,但是同时

对方很轻易就能听出来我是外国人,所以才会自然得夸英语好,什么时候听见美国人夸

另一个美国人英语?#32654;?#30528;。于是我对?#32422;?#35828;,你还有很长路要走呢。英语有三个境界,

vocabulary,pronunciation,intonation,刚来时候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,颠来倒

去那几个?#21097;?#37027;是 vocabulary问题,我的pronouciation还可以,所以要提高就要在

intonation上下功夫。这个东西,无他,唯手熟尔。留意别人说话的语调,然后模仿,

这个和我小时候练书法一样,开始就是临摹,到你写100遍的时候,提起笔来就可以写

?#32422;?#30340;style了。


第三年的research做得没什么波澜,第二年末就?#20056;?#21033;利把master给拿到了,第三年春

天又把prelim做了。我已经慢慢变得喜欢写东西,喜欢 presentation了,写程序我写

不过我的labmate,但是答辩我要强点,我们?#36947;?#26377;几个老师对中国学生不太友好,原

因是觉得中国学生的 presentation太差,听?#27426;?#25152;以他们就喜欢答辩时候问问题来

challenge你,我们系学生请committee member都绕着走。我就喜欢去惹这些tough的人

,比较有挑战性,如果一场答辩是因为你的committee放你一马而过的,那过了又有什

么意思。我答辩完了,我的committee member总是会和我老板说,?#29275;?#20320;这个学生不错

,所以我老板?#30475;?#37117;很高兴。


PHD 的定义是你毕业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做research的,约定俗成有?#25945;?#36335;,

academia或者industry,我们系毕?#31561;cademia的很少,一般都是那几个美国学生,国

际学生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,多半都是去industry。我两个老板都很想我去做faculty

,中国老板觉得我表达很好(相比于中国学生),美国老板觉得我学术不错(相比于美

国学生),其实我知道我都是三脚猫,为人师表,有点惭愧。另外,有件事情基本让我

把 academia的门关上了。我老板让我写过一篇paper,是第一年时候做的一个东西,实

话实说,我觉得没什么东西,事实证明,也是peer review批评比较多,我和老板说,

要不算了,这玩意就算有发明也是点皮毛啦,没做什么实际的贡献。老板听我一说

upset了,他指着他那满书架的 IEEE 杂志,?#30340;?#30475;看这一?#35759;?#35199;里面有几个是真正的

revolution,多数的文章就是在灌水。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,一个人不需要做什么

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是对?#32422;?#20570;的事情必须有认同?#26657;?#22914;果做学术的?#32422;?#37117;觉得?#32422;?#22312;

灌水,理由是身边大多数人也是在灌水,那么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去做它。


所以academia就被我否决了,剩下industry觉得可以去试试,毕竟industry做的比较实

用,哪?#24405;际?#19978;讲不怎么惊天动地,能带来真实的产品提高或者成本降低,也算是有意

义的事情。于是第三年的暑假就联系了行?#36947;?#30340;三强之一S公司的研究中心去实?#21834;?#36825;

个研究中心在NJ靠近Princeton 的地方,环境很好,第一个礼拜做得挺有味道的,因为

在公司做research和在学校做还是挺不一样的,而且我C不好,公司实现?#23478;?#29992;C,所以

开始还颇觉得有挑战性。但没过多久那种无聊的感觉又来了,每天完成工作真正需要的

时间只要2-4小时不等,也就是说一天有一半时间是荒?#31995;?#30340;,无论是等程序运?#26657;?#19978;

网闲逛,还是和同事聊天,哗啦时间就过去了。郁闷的我后来只能每天去gym消磨时间

,3个月intern减了30磅下来(这个收获真不小)。这个site 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人

印度人太多,做事方?#20132;?#26159;中国那一套,我们组manager是中国人,人很nice,但是英

语表达实在很抱?#31119;?#25152;以他能不说英文就不说,组里反正基本是中国人。大?#31227;?#26102;?#19981;?br />
本说中文,中午大家都带饭,然后热了在一个大multipurpose room里一起吃,吃饭的

时候中国人和中国人做,印度人和印度人做,剩下的?#20998;?#21516;事就和?#20998;?#21516;事一?#36873;?#22823;家

在一起吃饭就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或者讨论一下 bbs上的哪个坑,在要不就是说

research,反正这个site后来是把MITBBS屏蔽掉的,员工上班不能?#24076;?#21487;见这地方有多

中国圈。我觉得这个工作的pay很对得起所付出的?#25237;?#20294;是那些正式员工告诉我,相

比于别的公司的Research Center,这里是算比较累的,而?#20197;趆igh tech领域,尤其研

究中?#27169;?#22806;籍的比例就会很高。这个挺打击我的,也就是?#31561;?#26524;在industry工作,就要

准备好过这样的生活,轻松,高薪,但是封闭,没盼头,还要deal with亚洲人特有的

办公室政治(有话开会不说,底下?#36820;美?#23475;,对上面言听计从,对?#26053;?#23601;压,?#26053;?#20570;得

好就像take credit)。我现在很庆幸我去做了这个intern,这是体验生活的最好方法

,有时候理性得去?#21019;?#19968;些书面的材?#24076;?#27604;如薪水,location,career path等等,都

是抽象的,不如深入其中,闭上眼睛,follow your heart去体会:这是我未来10年想

做的事情,想呆的地方吗?intern完之后,我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。平心而论,我知道

这个地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去的,工资高,地方好,做的东西还算是比较有意思的,

maybe it's just my cup of tea. Maybe industry overall is just not my cup of

tea.
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10:34 | 只看该作者
2006-2007 第四年





从 S intern回来,得到一个噩?#27169;?#32769;板说我们那个项目到期,本来是自动要续的,

funding cut,明年5月到期,老板说,要么?#19994;?#21035;的东西做,要么就快点做,争取5月

毕业。从说这句话开始到5月,还有8个月的时间。如果我要毕业,就意味着要在 8个月

里把prelim propose的那?#35759;?#35199;做完,要写论文,要准?#22797;?#36777;,然后还要?#19994;?#24037;作,不

是任何一份工作(找一份应该对我不太难),而是一份合适的工作,然后要搞定工作签

证问题(否则身份就有问题了)。老板?#30340;?#21487;以试试,但我strongly doubt你能做到,

如果你做得到,那么你是一个superwoman(这些是老板原话)。老板说此话不是没有根

据,那时候funding cut不单单是我的项目,组里别的同事也都差不多处?#24120;?#32769;板通知

他们的时候,他们一般已经prelim一段时间了,但是即便如此,on average,他们的毕

业时间是一年半到两半(after notice),而且有些最后还是老板去帮求情committee

放一马过得,毕竟这个过程有很多困难,很多未知因素,delay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我对

做超女不?#34892;?#36259;,但是我不想好好的去修改research topic,很有可能又要做?#32422;?#19981;想

做的东西,而且能早毕业是件好事,我老板25岁拿到博士,我没那么牛,但是26岁至少

应该试一试。funding cut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,但是8个月毕业这件事情成不成不在天

,在我。我有控制权的事情,我就应该去做到它。


Commitment is nothing without a good planing. 有想法没行动=白日做梦。把所

有要做的事情都详细列出,把所有可能的困?#35759;?#24819;一遍,具体的timeline,并且想好

fall back plan,虽然事情很多,但是如果我把每一天当一天用,还是可以做得很轻松

的,我甚至还安排了thanksgiving去cruise,然后?#33322;?#22238;国过年(正好写论文)。有了

?#33529;?#20107;情忽然?#22270;?#21333;了,因为我只需要按?#33529;?#20570;就是了。research是按部就班的,?#32422;?br />
多和老板们交流,确认每一步都是on the right track就行了。找工作相比就太需要主

动了,尤其是在决定了不去做faculty,而且犹豫还去不去industry之后,一时间基本

咩有头绪我到底要去干什么,去了一些career center的活动,找一些alumni咨询,看

各种论?#24120;?#24930;慢就有点想法,觉得做management consulting还挺好的,尤其M大公司有

个APD program,专门招advanced degree的,所以就投了些简历,很快就有一些回音,

收到M的第一轮面试通知,表现不错,进了第二轮,我们学校当时进第二轮的有那么7-8

个人,我和另外一个中国人之外,其余都是美国人,大家就组织了个case study group

,分享资源,一起练习什么的。大家一来两去的都成了很好的朋友。第一和第二轮面试

之间,M给很长时间,目的恐怕就是让你去练习,?#22253;?#36335;出家的 PHD学生来说,case

study是新事物,而consulting的一个重要能力就是快速的学习和消化东西,所以这个

break应该是测试的一部分。consulting还是很适合我爱折腾的性格的。其实早在来美

国之前,?#20197;?#30003;请PHD的同时也申请了MBA,有admission,但是我读?#40644;穡?#24403;时并不知

道本科毕业?#37096;?#20197;申请law school,不过即使申了,结果也一样读?#40644;穡?#35835;大学开始我

就已经不再向父母要钱,学费用每年的奖学金cover,生活费就靠家教和做翻译,出国

上学这点上也是早就决定要自食其力的。在美国,professional school的模式就是先

砸钱,然后用高回报的收入来还债。我没有钱,所以我只能用时间来换,PHD的一个好

处了,除了学东西拿学位,还不用付学费,还有生活?#36873;?#20154;生都是在建筑砝码,如果你

开始就有钱,钱就很多时候是你的砝码,或者可以给你买来砝码,如果你咩有钱,你就

要想办法?#28079;?#26377;的一枚曲别针去换一座大house,这个过程需要时间,但是你走快点,

detour也不见得就比直线距离慢。总之,人么,只能work with what you have,找一

个最好的solution出来,?#24066;?#26080;愧就好了。
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11:18 | 只看该作者
Thanksgiving cruise一趟回来之后,就去M第二轮面试了。这里插句,其实cruise有很

多deal的,找对时间地点很值得经常去,很relaxing,又能?#40092;?#24456;多人,cruise ship

上有世界各地各种经历的人,老人偏多,聊聊听听他们一辈子的?#36866;?#20854;实很有启发,运

气好如果有遇?#25945;?#21035;谈?#32654;?#30340;,又有很好connection的人,也许就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

机遇,这个思路,和Wendy Deng?#25004;?#30340;想法好像异曲同工,只不过Wendy赌的大,用自

己做砝码,我们是?#30475;?#29609;带碰碰运气,no pressure。M的面?#21592;?#25105;blow off了,如果没

有,也许现在还真在做consulting。面试是三个case study,两个做的非常好,有一个

interviewer都说我一定会推荐你,希望以后有机会和你一起做project了,但是?#20197;以?br />
了另一个case ?#24076;?#38754;试的是一个associate principal还是partner级别的人,印度裔

的,case本身没有问题,我很快想到了好的framework,开始给他讲,不知道为什么他

总是板着?#24120;?#24456;不高兴的样子,然后打断我,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,?#20197;?#20040;讲他好像就

是不明白,很明?#36816;?#19981;喜欢我,十分钟之后,我有点乱了,我有?#25351;?#35273;我完蛋了,越是

这么想就越着?#20445;?#21518;来?#25237;?#19981;记得开始?#32422;?#30340;思路了,越讲越没信?#27169;运?#30340;问题实在

?#20540;?#19981;住了。面试之后,我收到了这个人的一个电话,他告诉我,我的其它表现都特别

好,另两个interviewer都recommend了我,但是我咩有通过他特殊的测试,他说在M,

在consulting行业,当一个年轻的consultant被派出去做项目的时候,经常会遇到?#21019;?br />
客户内部的抵触,资深的主任们为什么要听一个小孩bullshit,他们会 challenge你,

有时甚至你的solution很完美,他们的问题很无耻,所以他就模拟了这样一个场面给我

,看我如何?#21019;?#29702;。It's part of the test, and I blew it. 我的朋友谁也没有遇

到类似的测试,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决定这样测试我,他都有一个很好

的理由这么做,而我也确实没做好,所以对此我输的心服口服。我的中国朋友表现很好

,最后拿到了M的offer,现在已经辞职回中国做企?#30340;?#37096;的策略经理了,我非常看好他

的。


?#26434;贛的一个梦忽然中止了,不管它有多适合?#32422;海?#26377;多少的遗憾,有些事情错过了就

咩有回头。从M回来,我沮丧了一?#31283;?#23376;,?#20197;?#32463;离终点那么近,现在又回到起点。M之

前基本上只在学校网站上投了投简历,M之后才把简历往外发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看到

mit的 career center网页上有PHD jobs outside academia,讲到这个option,说有律

所在一定情况下会破例招收有PHD的人去做知识产权法的工作,然后sponsor去law

school。我当时眼前一亮的感觉。其实我最想要的是一份工作可以用上我整个的skill

set,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呢?我首先是一个工科PHD,我不是科研人才,但是我热爱?#38469;?br />
,并有很好的?#38469;?#32972;景,其次我喜欢和人打交道,喜欢表达,喜欢接触新的事物,新的

挑战,最后我喜欢写东西,我高中想读文科,我们老师校长和我急了,?#36947;?#36153;了我理科

的好?#24076;?#39640;考我又想以理科生身份报考新闻系(有些学校可以的),但是后来报送理工

科学校,想读文科的想法再?#38395;?#27748;。呵呵,人生的一些想法有时候暂时不实现,它也会

在你心?#21672;?#22788;一直藏着,在合适的时候,会有什么东西再?#26410;?#21160;它,然后你发?#21046;涫的?br />
从来没有忘记过,也许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。所以我就拿了一份top IP law firm的

list,一个一个去人家网站上用最笨的办法投简历。那时候离毕业走人还有4-5个月,

而且12月一般大家都过节基本hiring都停止的,所以我为了保险,也申请了一些

industry job,作为backup,我申的基本上都是每个行业的TOP几个,各种职?#31561;?#23376;都

投了一些简历,包括第一是?#38469;?#31867;的,行?#36947;?#26377;三大,G,S,P,还有一些和我研?#31354;?br />
边的图像处理的公司,另外是几个软件公司,反正研究每天也是在推公式,编程序,不

过投的公司都是我知道名字的,了解的大公司,所以?#27573;?#34429;然大,一共也就10几个。


投完简历我就回国过年了。回国前一天,我收到了一个电话,没有任何预兆的,打到我

的手机?#24076;一?#27809;反应过来,对方就开始一直说,我只听到是一个law firm,然后对方

就问我为什么要申请它们之类,这就是传说中的电话面?#22253;桑?#21487;怜我连她是谁都没听清

,我说什么好呢,于是只能胡说,结果?#19978;?#32780;知,?#32422;?#37117;不知道?#32422;?#22312;说什么,对方最

后只说了句thanks for your time,就挂了,连再联系都没说一句。晚上回家,我查了

电话号码,我的天?#27169;?#21407;来是NO. 1的IP律所F啊。第二天早?#24076;?#22312;芝加哥转机,有一个

小时的时间,我心里一直好懊?#20806;约捍?#36807;了这样的一个机会,我不?#24066;模?#25105;又一次想起

了M的经历,也许 out of nowhere的电话本身就是一种测试,我应该再努力一下。于是

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,我很坦诚得告诉对方,我昨天咩有听清她的名字,所以如果那是

一个面试的话,我肯定fail的很惨,但是如果她愿意再给我10分钟,我一定会让她改变

她对我的看法。so she did, and I managed to impress her. 我?#36335;?#26426;回到家,就已

经收到了她的email,她说她没有遇?#28966;?#19968;个candidate,在如此差的表现之后还有勇气

打电话给她要second chance,并?#39029;?#21151;说服她的,所以F邀请我去onsite。我觉得M给

我的伤痕在那一刻被抚平了。


过年过得很开?#27169;?#34429;然我每年都和?#20449;?#21451;回国,但是回去过年还是第一次,我之所?#32422;?br />
持在毕业之前回家,是因为知道夏天可能会有因为某些签证啊什么的因素而不能回家,

?#20197;?#28176;渐得融入美国的生活,但我从来都没放弃过中国我的根,我有太多东西和中国分

不开,以后不管做什么,中国背景都将是我的一个asset,而不是?#27605;藎?#25152;以我冒着被

check的危险年年回国,体会和适应国内的变化,和朋友们吃饭聊天,最重要的是陪父

母外婆尽孝心。在家的日子,除了写论文,就是电话面试,投了二十几家律所,拿到13

个电话面试,投的10几个industry工作,拿到4个电话面试,鉴于我投简历并不是知道

有opening才投,是我觉得喜欢的公司才投,所以这个面?#21592;?#20363;还算比?#32454;摺?7个电话

面试,除了有一个law firm明确说不给申请H1B,我就withdraw了之外,其余?#23492;?#21040;了

on site,因为2月底才回去,而H1b那年?#38382;?#30475;紧,一定要4月1号前递上去,所以面试全

部密密麻麻安排在3?#36335;蕁?#31532;一个面试就是F,虽然我对law基本没概念,但是通过那么

多的电话面试,和那么多人聊了之后也?#36816;?#26377;了个基本概念,我们的dean告诉我,没有

人能真的什么都懂,但是人和人的差别不是谁懂得多,而是谁学得快,她说她和很人谈

的之前是不知道他们说的东西的,但是谈话的过程就是她学习的过程,谈完她可以去和

别的人绘声绘色的说的像一个专家。我用了同样的策略,现学现卖,而且要卖的如同你

对此已经很熟悉,了然于胸的样子,这个事情并不难,只需要三样东西,超强的自信心

,超快的理解能力,和超好的表达技巧,其中没有一样是可以短时间内获得的,我多年

的折腾paid off。面试F后第二天的早?#24076;以?#34892;业大头P的lobby室里等待面试的时候

,收到了F recruiting partner的电话,告诉?#19968;?#36814;我加盟F。有了F的offer在手,面

试更放松,所以表现就越来越好,无论是law interview,还是technical interview,

做presentation,都一次又一次超越?#32422;海?#27599;一个面试基本上hiring manager/partner

都会在第二或者第三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给offer,我的每一天就是面试,然后接offer

电话,家里?#20449;?#21451;会告诉我某某的书面offer寄到了。


在 拿到全部12个law firm offer和2个?#38469;?#20844;司offer之后,我决定withdraw剩下的两

个?#38469;?#20844;司面试,分别是G和S,G的manager给我打了好?#22797;?#30005;话,想说服我去面试,他

说他还没见过G给了面试?#32422;?#19981;去的。我觉得没有必要再面试下去了,我应该已经很清

楚?#32422;?#35201;什么了。随后我就拒绝了两个?#38469;?#20844;司的 offer,P的manager也很惊讶,马上

给我打电话,?#31561;?#26524;是因为薪酬问题,他可?#32422;?#19968;万的工资,一万的sign on bonus,

另外一个K的manager跟我说,他连我去干什么都想好了。我告诉他们能够得到他们如此

的器重,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的?#20197;恕?#22312;筛选了一下之后,我留下了四个law firm做最

后的比?#24076;?#26377;专门做IP的,也有general practice的,它们都很友好,派专门的

associate甚至partner给我打电话,来回答我的问题,并且争取我。有一家texas

based IP firm叫S & P,他们NJ和NC的办公室都想要我去,在NJ面试后,那个partner

还专门开着他的宝马去看million dollar house,跟我说,one of them could be

yours in a few years,后来?#25351;?#25105;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?#37038;?#20182;们的offer,有一天,

?#19968;?#25910;到了这个所得second naming partner P的留言,说欢迎我去,?#19968;?#27809;来得及回

电话谢谢,第二天,first naming partner S?#25351;?#25105;来电话。还有一个firm的partner

再三和我说在我最后决定之前,一定一定要给他打电话,他会做最后努力。这些的这些

都在我意料之外,让我受宠若惊,也许是当?#26412;?#27982;很好,大家都很想招人,也许是我的

skill set正好是人家想要的:Ph.D.,EE+BME,Chinese,Japanese等等,再也许就是我

真的被什么?#20197;?#26143;?#19994;?#20102;。空中飞人的三月在于我的人生,在于我事业的起点都实在

too good to be true了。我老板都和我说,为什么?#21592;?#20154;很难的事情,对你?#23492;?#20040;容

易?


当我有很多offer可以选的时候,我才发现那几千甚至上万薪酬的差别有时候并不是最

重要的因素,这是一个影响到很久将来的决定,money is good, but it's just a

means not an end. 综合考虑了很多,决定follow the heart去?#32422;?#19968;直想去的DC,挑

了面试的时候环境和人给我感觉最好的F,离?#20449;?#21451;也近一点。终于在3月31号下午把

H1B的申请扔出去了。长长叹一个气,可以准备5月初答辩了。


人不能期望一路顺风,有好事,太好的事情,可能马上就会有?#37096;饋?#26524;然不出所?#24076;?br />
committee member接连出状况,有人生病了,不能来参加答辩了,有人时间上有

conflict,所以要换人,要继续协调,答辩这个事情,如果你能把 committee请到一块

,估计都花一半力气。临时换人是很难的,?#36141;孟道?#26377;那些绕着走的教授,总算给我请

到两个,我和我老板说的时候,他脸都绿了,?#30340;?#35831;这两个那么tough的,到时候我照

不了你,你好自为之。终于把答辩定在了6月初的一天。2007年是第一次H1B申请多到要

抽签的,紧张得等到4月中,终于得知advanced degree的还没满,不用抽,终于放心。

但是等啊等,很多人都批准了,?#19968;?#27809;动静,直到5月底的某一天,收到移民律师电话

,说我的申请被退回来了,我被错误的放进了要抽签的category,?#20013;以?#22320;没抽?#24076;?#36825;

样的概率大概是几万分之一,被我遇上了,也许这就是好事多磨。虽然这?#39540;?#33021;让我所

有的努力前功尽弃,所有的?#33529;家?#37325;来,但是我自认这个事情不在我的控制之内。如

果我可以做什么我一定会去做,如果我什么也做不了,我就?#37038;埽?#28982;后move on。后来

在我工作几个月后,终于appeal成功,拿到了H1B。


答辩那天,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technical presentation讲?#32422;?#30340;东西,所以我格

外用?#27169;?#20381;依不舍,答辩完了之后一个绕着走的教授和我老板说:我终于知道为什么

law firm要她了。这个教授说他当年也很想去law school来着,没去成,所以至今不能

释?#22330;?br />

3 年零10个月,除去每年回国的时间,4个月intern的时间,大概是3年多一点的样子,

拿了一个PHD,一个外系的MS,修了80几个学分的课,做了一年中国学生会主席,三年

研究生院代表,带着M给我的教?#25285;?#21644;之后那些offer给我的信?#27169;?#25105;离开了校园。I

have no complains.
7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11:58 | 只看该作者
2007-2008 第五年





工作和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挺不一样的,我们所没有什么training,一下子就把我放到第

一线做事情,其实law firm这种partner带associate的形式,本身就是由于law

practice是一个经验活,就是得边做边学。F是vault上best firm to work for,当初

选它就是因为考虑人的因素,大家都很团结,一起做事,我有?#27426;?#24456;多人都愿意牺牲

?#32422;?#30340;时间来帮助我,律师是做billable的,上一天班,如果不是做billable的工作,

那么就等于没上班,所以他们能够来帮我真的是很让人感动。开?#38469;?#20040;都?#27426;?#35201;靠不

断学习人家的work来改进,也要靠在?#27426;?#20570;的过程中来熟悉每个领域,每天都在take

in无数的信息,?#38469;?#20063;好,法律也好,都是新的。晚上下班就逛逛街,和朋友吃吃饭,

周末就去hiking,去逛博物馆。




上班的同时,也开始准备9月的LSAT考试。一年前我都无法想象?#32422;?#20250;去读law school

,而?#19968;?#26159;免费去的。读PHD的时候,去law school听过一个课,那时候觉得law离?#32422;?br />
好远啊,那些忙忙碌碌的law student和我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当初看

legallyblond的时候,就觉得好喜欢那个女主人公啊,也喜欢她的?#20449;?#21451;。转眼?#32422;?#20063;

在往这路上走了,虽然晚是晚了点,人生的路真是不好说。




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自从离开学校开始,我就?#36335;?#22312;没路的地方

走路,读PHD的时候,虽然我比?#20064;?#25240;腾,做了一些别人不care去做的事情,但总体上

?#19981;?#26159;遵循着一个每个PHD?#23478;?#23436;成的?#33529;琿ualification exam,prelim,defense,

找工作,在不同的阶段都可以?#19994;?#24456;多前人的经验,也有很多同级的人可以一起讨论。

但是工作之后,只有?#27426;?#22320;有朋友或者学弟学?#32654;?#38382;我这条路怎么走,没有人来领着我

走这路了。工作?#24076;?#21363;使同事很nice,他们也无法真正体会一个外国人做美国法律会遇

到什么样的困惑,甚至连OPT期间不用交SSN和medical care这个事情,我?#23478;约?#33457;半

天时间去研究IRS的pub,然后去说服我们HR的人我是对的。申请学校?#24076;?#20013;国人读JD的

总体不是很多,大部分是国内法学本科毕业出来读LLM的,或者是LLM后来转JD的,所以

他们的经验很难借鉴,而很多美国学生的申请论?#24120;?#20063;不会告诉你怎么去搞中国的成绩

单之类的事情,总之,being somewhere in the middle, you are on your own。?#30475;?br />
遇到困难,我只能鼓励?#32422;海琹eaders almost always have to travel on a road

that is never or less traveled, and that's why they are the leaders.




我是一个相当不善于标准化考试的人,每一次标准化考试我?#23478;?#38752;别的途径去弥补,我

上大学的时候是保送的,所以成功得规避了高考,出国的时候GRE和托福都很一般,只

能在PS等申请材料上下功夫,我老板招我是因为他被我的PS打动(是老板后来亲口告诉

我的),当?#20197;?#19968;次面对LSAT这个最难的标准化考试的时候,我依然不能逃脱这样的宿

命。law school的申请还不像grad school,录取的大头是看LSAT和本科成绩,而对外

国学生(本科不在美国念的)来说,本科成绩?#19981;?#26412;不看,所以说到底就要看LSAT。如

果LSAT 考接近满分,那么几乎申请交张?#23383;?#23601;可以拿到admission了。用我后来学校的

招生办主任的话说,申请是跨门槛,好的LSAT会?#28079;?#22443;高很多,在其他方面你一般就可

以跨过门槛了,反之,并不是你没有机会,只是?#30340;?#35201;用别的把这个落下的高度补回来

。?#19978;?#25105;是后一种,注定了要拼尽全力去够的那种。我的PS 写了五稿,推荐信拿了6封

,好在无论以前的导师还是现在的老板们都对我印象不错,所以每封推荐信都写得很有

分量。?#20197;?#24037;作中给一个很难please的 partner干活,每一个人都警告我这个partner

有多tough,听了很多horrible story,?#27426;?#20197;前的经验告诉我,tough的人只是有更高

的标准,如果你能达到这个标准,那么他会比别人更赏识和信?#25991;悖?#20110;是我就默默的努

力,当我服务的客户?#27426;?#22320;去这个partner那里夸我的时候,partner亲自给我打电话,

告诉我他很满意。他得知我要申请law school,就主动说帮我写推荐信,并?#19968;?#21435;说服

了我们所最资深的partner给我写。我们的这个资深partner于是把推荐信直接写到了我

想申请的法学院的院长那里(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),他说,我虽然没有和这个年轻人

有过很深接触,但是我们所最?#37327;?#30340;partner告诉我一定要把她推荐给你们,所以我确

信这个年轻人一定不简单。就这样,我以比?#31995;?#30340;LSAT,拿到了DC周围最好的两个法学

院的admission。有的时候,go above and beyond,?#32422;?#25226;标准定的高一些,勇于去接

受比别人更大的挑战,也许一时显得很?#25285;?#20294;以后一个不经意的场合却会帮你一个很大

的忙。我感到如此?#20197;耍?#19981;是因为不?#25237;?#33719;,而是因为努力终有回报。




拿到admission那天正好是情人节,是一个星期三,中午收到信,兴奋得给?#20449;?#21451;打电

话报喜,他接电话好像身边特别?#24120;?#24403;时太高兴也没在意。晚上回到家,看见他居然站

在我家门口等我,我的天,他大老远从北卡开过来了,要知道他上个周末刚来看我,周

日晚上回去的,这大周三的他又来了。他做这种?#20302;的?#40664;的事情是有前科的。我博?#30475;?br />
辩那天,他原本是在马里兰做 intern的,晚上答辩完了我就一个人跑去逛mall,看电

影,我给他打电话,他?#36141;?#25105;说不好意?#21450;?#36825;么重要的日子你只能一个人过了,我说没

关系的你也有你重要的事情在忙,他还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电影,等到到电影院门口,看

到这个人居然在那里拿着盒 Godiva巧克力朝我笑呢,原来他早就?#20302;?#36305;回来了,陪我

看了个电影,第二天天没亮又走了赶去上班。这次他又是开那么老远为了给我送情人节

礼物,一根 Tiffany的项链,?#19978;?#25105;都不知道他要来,晚上去哪儿都没座了,最后只能

买了两块cheesecake factory的?#26696;猓?#28982;后跑回家给他炒了两个菜吃,第二天早上他又

回北卡了。这是我第一件T家的?#36164;危?#20063;是以后很多很多T的开始。每个女生?#21450;?#31036;物,

不过在我看来,再好的礼物,都及不上一个懂?#32654;?#28459;,懂得珍惜你的男人。




工作的第一年,生活?#31995;?#26159;没有什么太大改变,仍然是租房子住,每个周末不是?#19968;?#21271;

卡,就是他来DC,我们俩开长途的能力都变得巨牛。薪水一下子涨了很多,但是消费习

惯不会一下子改变,学生时的观念还是会多少滞留一段时间,偶尔去逛逛Tysons的两个

mall,还是觉得贵,去leesburg的 outlet,感觉东西买的下手的才比较多。我一直以

来都崇尚高质量但节俭的生活,我不去买很差的东西,如果一样东西是因为质?#22350;?#32780;便

宜,这个钱省得就没有价值。




我的第一辆车在服务了我3年,陪伴我从东岸的最北面到最南面整整一个来回之后,罢

工了。?#20449;?#21451;怂恿我用全款买了辆可爱的MINI COOPER,手动的。我不会开手动车,我

?#20449;?#21451;也不会,问了几个朋友,说女生千万别开手动车,学不会的,但我?#20449;?#21451;说,如

果我以后想开保时捷法拉利这样的好车,都是手动的爽,开自动的没有感觉的,这话对

我很有激励作用,我就买了辆手动车。MINI是没有库存的,买车要先订,付了钱等着,

卖价价钱比 MSRP一般要高。在等待MINI的一个月里,?#20449;?#21451;先去找北卡的朋友学手动

车,然后等MINI到了,他带我去?#20301;?#24736;悠一路熄火10?#22797;?#24320;回家,然后用周末来看我的

时间教我开,我就拿着一个新车学。开手动车就和游泳一样,开?#23478;?#24819;着每一步,还可

能手忙?#24597;?#30340;,但是熟了之后,就成为本能,不用想就能做出动作。这辈子如果肯定要

学的事情还是早点学,学会了就是你的了,忘?#39184;?#19981;了。这样我就开着我的小MINI,

day dreaming着开保时捷法拉利的将来。
8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26 19:12:29 | 只看该作者
2008-2009 第六年




第五年的周年纪念是在Glacier国家公园度过的,那天在最后的Glacier附近遇到了

grizzly。在完成了超过billable requirement的工作量的20%之后,partner们逼着我

去take vacation了,?#20197;赿enver机场还在给一个partner发一点最后的东西,结果人家

回信:go back to your vacation。每一个人都告诉我,full time law firm work+

part time law school = HELL,所以要抓紧最后狂欢的时间来善待?#32422;骸?#25105;比?#31995;?#20272;

?#38382;疲?#22240;为本科和PHD之前,都有过类似的warning,说有多tough,但我走过来,实在

没觉到什么压力,所以这一次我也就以为又是一场“狼来了”的虚惊,觉得半个月渡假

应该能够?#26790;页?#36807;1L了。如果现在有人问我,读JD之前应该做什么,?#19968;?#21578;诉你,赶紧

把婚结了,孩子生了,房子买了,该装修的都装修了,该置办的都置办了,然后什么都

不要想了,每天花8个小时工作,5个小时上学,剩下的时间除了你吃?#36141;蚦ommunite的

时间,就是你睡觉的时间。




我的JD生涯在我懵懵懂懂中开始了。 Orientation第一天,系主任说,look to your

left, look to your right, and remember these people, because a year from now

, one of you three will disappear from this class. 此话出自经典law school

movie: the paper chase。可见在law school,1L的竞争是白日化的,JD三年就是这样

的,第一年拼命的学,第二年拼命的面试,第三年拼命的玩。JD学生最后的Offer通常

是第二年暑假summer intern的地方给的,而summer intern是第二年刚开始就申请的,

用的是1L的GPA。照理说,我有工作,没有必要也没有资本去拼命,可是我念书不是只

为拿一个学位,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不能真正的学到东西,那么拿一个证书没有意思。




law 的学习方法和engineering很不一样,每天的reading assignment多,然后到课堂

上基本上是讨论这些读过的材?#24076;?#19978;?#25105;?#30475;发言,既有?#32422;?#20030;手,也有on call,所以

说白了是自学为主,老师点拨为辅,考试是考实际应用,全部是open book,不需要背

任何东西,但又绝对要对内容烂熟于心。law和science的最大不同是science我们总是

在?#38750;?#27491;?#21453;鳶福?#22914;果不能证明它正确,就去证明它错误,没有“可能?#20445;?#27809;有“模棱

两可”。但是law没有正?#21453;鳶福琹aw的nature决定了任何事情都可以argument from

both sides,作为一个律师,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找你代理,你?#23478;?#20174;浩瀚的法典和案

例里去寻找支持?#24999;?#25143;的论据。我觉得辩论这个事情真的是很有趣,你要用层层铺垫去

?#24471;?#20026;什么你是正确的,对方是错误的,而且这些观点要以第三方能够?#37038;?#30340;方式来表

达,因为最后评判输赢的是这个第三方。这也是为什么总统议员多半是律师出身,

debate和上庭make argument所用技巧大同小异。有argument,就有counter argument

,所以在用任何一个argument的时候,?#23478;?#21435;预期对方的counter argument,然后准备

好如何来反驳这个counter argument。law student必看的一本书叫做getting to

maybe,从工程师的mindset到一个律师的mindset,就是要把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变浑

沌了,然后练就一身你说他是黑他就是黑,你说他是白他就是白的本领。




我觉得我很?#20197;耍?#25105;的同学忙忙碌碌多半是为了找一份工作,而我忙忙碌碌是为了学我

?#34892;?#36259;的东西,相比之下,I get to enjoy law school more. 人的发展是有一些特定

轨迹的,沿着别人的轨迹走往往事半功倍,而你本身又在加深这条轨迹,久而久之,这

些轨迹因为如此的深,使得人觉得非这么走就不行了,反而禁锢了思维,比如PHD就应

该去找教职,不找教职就找公司研发,比如JD就是要第一年拿个好成绩然后去拿一个好

的summer intern。我经常听我身边的同学朋友说,我读PHD,因为I have no choice,

我读完PHD,找不到教职我就得做postdoc,因为I have no choice,我要申请绿卡,因

为没有绿卡就找不到工作,就不能转?#26657;?#23601;不能回国,I have no choice。Well,我总

是和?#32422;?#35828;,在任何时候,任何情况下,you always have a choice. If you do

something, it's better what you choose to do. 如果做postdoc是一个大?#33529;?#30340;一

部分,then go for it and it's a great choice,如果只是因为觉得非如此不可,那

么事情不管做的成做不成,都不会有成就感。我的Torts老师在最后一?#27599;危?#21644;我们说

了她拿了 Economics PHD,后来又去法学?#28023;?#27605;业了决定不考bar,而做law school

processor的经历,她对我们说,不要觉得因为你做之前做了什么,之后就一定要做什

么,你只做你想做的事情,为此你可能付出别人无法想象的努力,遭遇别人的不理解,

遇到别人遇不到的困难,但是,hey, it feels so good when you did it。她临走前

,在黑板上写下五个字送给我们,DO WHAT MAKES YOU HAPPY,为此我热泪盈眶。我觉

得?#32422;?#19968;直以来不?#20180;?#19981;放弃,坚持去做?#32422;?#26377;认同感的事情,无论多么难,都努力去

披荆?#37117;?#20026;的就是这几个字吧。




这个世界上没有超人,?#27426;?#27599;个人都有?#32422;憾?#29305;的地方,关键在于懂得?#32422;憾?#29305;的地方

,然后寻找?#32422;?#30340;perfect niche。我喜欢读人物传记,读人物传记不是为了读完说,

wow,这人真厉害,然后go on with my own crappy life,读人物传记也不是为了看牛

人是怎么做的,然后跟着去follow,没有一种成功可以复制,只有struggle to

success的方法和心境可以借鉴。牛人们有一个?#39184;?#30340;特定,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?#19994;?br />
了?#32422;?#30340;perfect niche。无论是谁,22岁之前的经历都大同小异,无非是上学,?#27604;?br />
每个人家庭环境不同,感悟会有所不一样,这之后人和人的差别就会很大,Jack Welch

,一个普通的化工PHD,在GE一步一步成长成了掌门人,奥巴马同学,law school毕业

,去law firm,然后又辞职去教constitutional law,去从政。他们的出众之处是在走

当下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要做什么,他们知道每一步是如何fit in a big

plan,and before all of these, they knew at the very beginning who they are

and what the big plan is。只有?#32422;?#20027;宰?#32422;?#35201;走的路,不随波逐流,才能到?#32422;合?br />
到地方。Do what makes you happy, and enjoy it,其实就那么简单。


IP law ?#26434;?#25105;,现在看来还是一个不错的niche。工程的PHD学位为?#20197;?#36215;步阶段赢得

了客户的信任和无数珍贵的机会,一个小associate,刚开始 practise的时候最难的就

是表现?#32422;?#21644;获?#27809;?#20250;,consider legal profession是一个靠经验吃饭的行业,开始

能获得什么机会,就直接决定了你能学到什么和你用多块的时间达到同样的高?#21462;?#22240;为

patent law是基于?#38469;?#30340;,而且通常是cutting edge的?#38469;酰?#25152;以有些案子很自然会要

求很强很专业的?#38469;?#32972;景,当时有一个litigation案子,正好firm里就我懂这个?#38469;酰?br />
那个 partner就像?#19994;骄让?#31291;草一样?#19994;?#25105;,在engage客户的阶段就involve我,把我

放到第一线去见客户,跟他去做presentation,后来客户因为看到我真的很懂这个?#38469;?br />
,把原本想给另一个firm的这个案子给了我们,partner专门来我办公室和我说

congratulations,做成这样的事情,真的很有成就?#26657;?#32780;?#20197;?#36825;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别

人学不到的宝贵经验。还是那句话,生活is all about砝码,要努力获得砝码,也要懂

得运用砝码。




除了?#38469;?#32972;景之外,我的中国背景和语?#26434;?#21183;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机会。在美国有很多华

人,每一个华人的梦想都是能够做一些bridging中美文化贸易?#38469;?#31561;等的事情,希望自

己中西方兼容的背景成为?#32422;?#30340;优势,?#27426;?#36825;样的工作很少,或者说这样的机会在

entry level很少。但是在law firm,语言和外国背景绝对是一个plus。我们有不少

asian的客户,firm都喜欢让我们这些亚洲面孔去impress客户,通常也确实是亚洲人更

能理解亚洲人的思维模式,交流更有效。同时,F和很多firm一样,一直在探索中国市

场,以前在日本和台湾的成功经历使得firm都很重视中国,作为下一个strategic

market,这一年,F在上海开了中国办公室,需要有人经常得去中国做rotating

attorney,我就报名了,很?#20197;?#30340;成为这个team里唯一一个没有过bar的成员。此后,

我每年都会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,在中国期间,有比在美国更多的机会,直接去面对和

engage客户,和firm里最senior的partner们一起travel,hang out,最近距离的学习

他们的一些skill。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穿梭,在美国improve?#32422;?#30340;practice,上law

school,在中国improve?#32422;?#30340;client development/management的能力,keep up with

the network I built in the past 20 years,还能和爸妈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,尽

尽孝?#27169;?#35273;得与我心中想做的事情很契合。




我们还没有绿卡,但是我这个人很不喜欢生活的局限性,我对?#32422;?#35828;,what the hell

,该去哪儿?#19968;?#26159;去哪儿,想做什么?#19968;?#26159;去做,与其因为一个身份问题而放弃某些机

会,我宁?#35813;?#38505;。事实?#24076;?#25105;们去过很多地方,护照上有无数个签证,除了我PHD第一

年回家被check了一下(其实主要是check我老板),之后签证都一帆风?#24120;?#25105;们去加勒

比cruise,去以色列出差,去中国 rotation,都签证,上海签证处的人都?#40092;?#25105;了,

?#30475;稳?#32842;两句就过了,反正我是签证的老油条了。可见有些事情是纸老虎,你越把它当

回事,它越挡着你,反而让你失去了很多属于你的机会。经常看到幸苦等绿卡的?#36866;攏?br />
觉得等拿到绿卡,我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,而事实是,大多数人,拿到绿卡,生活没

有任何改变,反而?#35013;?#31561;了好多年。机遇是给准备好的人,不是给拥有一张纸的人,这

个和拿学位是一样的,学位有时候可能是必要条件,但不是充分条件,不是拿到 PHD学

位就一定有教授?#20445;?#19981;是拿到JD就一定可以进big law,nothing is guranteed,能不

能做还是看?#32422;骸?#25105;经常告诫?#32422;海?#20154;最大的敌人是?#32422;骸?br />



2008 年的秋天,?#20449;?#21451;也从北卡毕业了,在DC?#19994;?#24037;作,搬过来团聚了,我们终于结

束了DC-NC的commute生涯,开始考虑我们在一起的事情,弹指一挥,我们俩已经在一起

8年了,出国前觉得?#32422;?#37117;还小,现在在国外风雨同舟,不觉间就27了。在家庭?#24076;?#25105;

们真的是落后分子,但是我们也有我们?#32422;?#30340;想法,成家就要有家的感觉,寄人篱下的

日子不像家的样子,而且结婚是一辈子的纪念,还是想搞的好一点,给?#32422;?#19968;个回忆。

念PHD的时候,身边有很多人回国登记一下就?#25004;?#23130;了,挤在租来的apartment里抚育宝

宝,去参加过几个朋友的婚礼,基本上就是请大?#39029;?#20010;饭,这都很正常,学生时代大家

经济都不宽裕,没有什么随心所欲的资本。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们俩心照不宣的

觉得应该在?#32422;?#26377;了能力之后再去make committment,?#27604;唬?#36825;个观点我现在还不确定

是不是对的。anyway,我们就这么拖着到了27岁,2008年底,我俩看了看?#32422;?#30340;存款和

收入,觉得经济上够做这些想做的事情了。于是2008年底,我们开始在DC周围看房子,

买房子这个过程相当费时间,我们做了不少research,尽量避免很多first time home

buyer常犯的错误,比如开始和agent说budget的时候我们先给了一个比真正budget低25

%的数字,因为看得过程中总是会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而overbudget,房子总是?#28966;?#30340;

看着越好嘛,所以我们开始说50万,然后慢慢涨点涨点,最后?#19994;?#20102;一个很好的

neighborhood,房子 floorplan也满意,只有一任屋主,房子结?#36141;蚼aintain的都不错

,唯一缺点是里面的装修是original的,有点老了,最后价值80多万的房子以70万买到

。比较有意思的是,买房子的过程用到了很多1L law school学到的东西,比如

property, contract,甚至torts,我们agent和closing attorney都说,看不出来,

你第一次买房子,知道的倒是不少。拿到?#30733;?#37027;天,心里那个美啊,自从出国之后,我

们都没有拿家里的一分钱,父母为我们操心一辈子,如果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能自立,实

在太失败了。从2003年带着5000个美刀,三个箱子登陆美利坚,六年后居然完全?#23380;约?br />
的努力在美利坚的土地上成为有产?#20934;?#20102;,说实话,我感到很骄傲。
9#
发表于 2010-11-30 01:06:02 | 只看该作者
佩服 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11-30 01:56:05 | 只看该作者
不是偶的啊呵呵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×本站发帖友情提示
1、注册用户在本社区发表、转载的任何作?#26041;?#20195;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社区认同其观点。
2、如果存在违反国家相关法律、法规、条例的行为,我们有权在不经作者准许的情况下?#22659;?#20854;在本论坛所发表的文章。
3、为了?#20048;估?#22334;信息,您发布的帖子内含有任何连接或者网址,将会被系统自动进入审核状态,我们将会在6个小时内给予审核
4、如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?#28216;?#20449; nybbs888 或者 [email protected]  

纽约论坛官方微信

客服服务

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:00-17:30

广告联系 [email protected]

客服QQ点击咨询

微信公众号

论坛微信群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www.5038896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11选五开奖结果
半全场平平平胜什么意思 2012福利彩票走势图 北京11选5任5遗漏 改制前排球比分规则 2019二肖中特顶尖一吗 p3试机号走势图手机彩宝网 福彩开奖时间每周几 排列五走势图一综合版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查询 华东15选5奇偶走势图 江苏快三是合法的吗 发条娱乐官方下载 彩经网双色球杀号 河南2选5综合走势图 北京pk10有官方网站吗